亚搏

2020年教育“云上”“线下”双向运转:在线教育

2021-02-04 02:00    作者:亚搏

  2020年开局,新冠肺炎疫情突袭,为阻断疫情向校园蔓延,确保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教育部要求各地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期间“停课不停学、不停教”,由此,从教育部到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从硬件支持建设、网络服务保障到教育资源供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在线教育“战疫”打响。同时,疫情期间的居家学习,不仅满足了最基本的教育需求,也实现了互联网背景下学校教育延伸至家庭的规模性“教育实验”,将许多家庭教育误区和漏洞集中暴露出来,家庭教育在整个教育过程中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疫情期间,线下教育几乎停滞,在线教育发挥了替代作用,展现了其不可替代的价值。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大规模开展线上教学。

  教育部启动“停课不停学”工作后,开通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通过电视空中课堂保障没有网络或网速较慢地区学生的居家学习,开发遴选了1350项优秀专题教育资源、8000多节覆盖各年级各学科的网络课程资源和1135节“空中课堂”直播课程,;全国1454所高校开展在线万名教师在线万门课程,在线万人;会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弹性教学手册——中国“停课不停学”的经验》,为世界各国在线教学提供了中国方案。

  此外,在2020年初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该省教育厅主管的省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联合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开设“在家上课”湖北专区,为中小学校和师生免费提供同步学堂教学服务。

  浙江省全面开放基于全省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的之江汇教育广场服务,上线“延期开学服务专栏”,开设自主学习资源、防疫专题资源、共享精品资源、教师信息技术能力、公共卫生知识等栏目,为师生遴选和推荐适用资源。广东省以省级教育资源托底,密切关注保障特殊群体,为全省9000余名省级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的高三和初三学生提供平板电脑终端。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成为一种潮流,自己也通过网络平台为外国留学生在线直播授课,作为老师,自己第一次体验了一把“网红”,学生在线学习兴致也是比较好的。

  另外,疫情还促使互联网教育的整个基础设施建设加速。记者注意到,比如钉钉、企业微信等一批企业,疫情期间都快速上线了面向学校的功能,许多教育SaaS工具,都将自己的在线课程能力开放出来,并且针对疫情做了快速迭代。腾讯更是紧急上线了专用的腾讯课堂“老师极速版”,通过手机号注册,仅需10秒就能让老师开课;学生们在手机上接到链接后,1秒点击即可进入上课模式。

  “业务转向线上,系统不稳定,服务跟不上,会影响教学效果和市场口碑,有可能会成为培训机构的生死局。”社会学博士刘成晨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2020年疫情下超长版宅家假期中,“神兽回笼”成为网络热词。宅家时间长、活动空间有限、家庭生活单调,将此前就存在的亲子关系问题凸显出来。刘成晨表示,这次疫情期间的亲子陪伴,很多问题激烈地密集地爆发出来,让家长们认识到自己并不会高质量地陪伴,学校和老师在与家庭保持良好沟通、引导家长改进育儿方式方面做得不到位。如今,在家庭学校社会携手共育才能更好培养孩子这一点上,全社会达成了空前共识。

  2020年,“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成为国家发展规划和远景目标。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就明确提出,“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提升教师教书育人能力素质,增强学生文明素养、社会责任意识、实践本领,重视青少年身体素质和心理健康教育”。

  “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五育并举”和“三全育人”的具体体现,是坚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总体方向的实践路径。

  在著名学习科学与家庭教育专家赵雨林看来,孩子的教育“成人在家庭,成才在学校,成长在社会”,家庭、学校、社会必须三方合力才能培养出合格的高素质人才。

  在围绕学校家庭社会教育相衔接方面,去年3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倡导家庭树立崇尚劳动的良好家风,营造全社会关心和支持劳动教育的良好氛围。“家庭劳动教育要日常化,学校劳动教育要规范化,社会劳动教育要多样化,形成协同育人格局”“要引导家长树立正确劳动观念,发挥家庭在劳动教育中的基础作用”。

  此后的8月26日,全国妇联、教育部印发《家长家庭教育基本行为规范》,该规范要求家长要承担家庭教育主体责任,“理性帮助子女确定成长目标,不盲目攀比,不增加子女过重课外负担,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眼光评价子女”,在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中发挥家庭教育的特点和优势。

  同时,地方政府发文明确政府在家庭教育工作中的主导作用,完善家庭教育指导机制。去年9月,《安徽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正式施行,明确了县级以上政府在家庭教育工作中的主导作用,指出了父母在实施家庭教育中的主体地位,同时鼓励教育行政部门和相关研究机构、高等教育机构积极参与到家庭教育事业的工作中来。记者注意到,迄今全国已有重庆、贵州、山西、江西、江苏、浙江等7省市通过了地方家庭教育条例。

  2020年,家庭教育立法也被提上日程。此前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将制定家庭教育法列为2021年预安排的重点立法工作。日前,备受瞩目的家庭教育法(草案)正式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家庭教育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

  “不夸张地说,家庭教育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引擎核心。”赵雨林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建构属于自己的精神指导体系,不仅要结合传统文化,更要结合现代文明,还要适应本国国情,所以,建构新家庭教育体系,是中国从经济强国走向文化强国的重要一步,家庭教育行业的发展将会呈现井喷式发展。(此文刊发于《中国产经新闻》2月2日3版)

亚搏